复星国际(00656.HK)

陈启宇、姚方重心聚焦集团 复星国际(00656)组织人才再进化

时间:20-11-02 09:13    来源:智通财经

智通财经网

10月29日,复星医药完成了一次低调的人事变动,深耕公司26载的董事长陈启宇交棒新管理层,改任复星医药非执行董事。

陈启宇24岁就加入复星,郭广昌评价他是,“深入骨髓地理解复星的文化和战略,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创业状态,不断在突破自我”。此次职位变更也意味着他将专注于更大的舞台——复星国际(00656)(00656)的业务经营和管理。

与陈启宇一同卸任的还有原复星医药联席董事长姚方,同样改任复星医药非执行董事;另据复星国际内部信,姚方将出任复星国际高级副总裁、联席首席投资官(Co-CIO)。

医药板块十年磨一剑

无论是陈启宇还是姚方,都是医药界的老熟人。

自2010年开始“掌舵”后,陈启宇和姚方带领复星医药拓宽了航道,整体上了一个新台阶。

创新,是复星医药10年间的一大关键词。复星医药在创新药、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原料药和药品出口等领域多点开花,单抗、大分子、小分子等品类有声有色,其中复宏汉霖耕耘十年后,在单抗研发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利妥昔单抗注射液获批上市,更成为中国首个生物类似药。而旗下复创医药研发的BCL-2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FCN-338,公司也与礼来达成许可协议,足以证明复星医药在小分子领域中也表现不俗。无论是复宏汉霖还是复创,皆源于10年前埋下的种子,在中国制药面临创新不足,人才匮乏的情况下,复星医药在陈启宇的带领下走上了创新之路,这份坚持也获得了回报。另外,复星医药在这10年间建立起了以上海为中心的全球创新研发体系,向具备全球创新研发能力的药企进发。

这就不得不提到复星医药10年间的国际化历程,2010年11月,WHO将复星医药旗下的桂林南药生产的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列入PQ药品清单,桂林南药也成为国内第一家通过WHO-PQ认证的注射剂生产企业,这也成为中国药企走向国际的标志性事件。

随后,复星医药于2012年赴港上市,这一举动奠定了公司治理、融资以及业务国际化的基础。复星医药2013年并购整合Alma Lasers,2015年联合收购美国创新生物药公司Ambrx,2016年拟斥资逾12亿美元并购印度领先注射剂药企Gland Pharma。

2017年,复星医药旗下Sisram Med赴港上市,而复星凯特细胞治疗基地启动,开启首款全球已获批的CAR-T产品Yescarta在中国产业化征程,复星医药的国际化进程又上了一个台阶。在疫情成为关键词的2020年,复星医药更是反应迅速,牵手BioNTech引进mRNA疫苗,此外,复星医药还通过借助TridemPharma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英语区及法语区已建立的成熟销售网络和上下游客户资源,巩固在非洲的竞争力并完善药品国际营销平台。无论从研发、产品销售、人才体系的构建还是反应速度,要说复星医药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药企,这份荣誉完全匹配得上,今年上半年,复星医药的海外收入已高达29%,这家市值近1400亿人民币的药企,股价在10年间翻了接近5倍。

上述功绩,是陈启宇10年耕耘的部分体现,姚方作为复星医药高管,聚焦业务和风控,后在投资上颇有建树,两人添砖加瓦让复星医药走到今天。

无论是郭广昌还是汪群斌,他们都曾在复星医药董事长的岗位上陪伴企业度过了最早的时光,而现在,复星医药人才体系的搭建是整个复星人才观念的最好体现,良将如云,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不同岗位上成长、递进。

接过复星医药大旗的继任者吴以芳,堪称一大“猛将”,他从执行董事兼总裁、CEO的位置上升任董事长兼CEO,未来将全面负责复星医药的经营管理和战略制定,复星医药实行的联席总裁制度也是复星组织进化的良好体现。

从接棒人看复星烙印

吴以芳1987年出校园后便到了徐州生物化学制药厂(万邦医药),从技术员一直干到董事长,2016年成为复星医药总裁兼CEO后,吴以芳在复星医药深化产业运营、建设创仿结合的全球话药品研发平台等工作上做出了卓越贡献,复星医药的营收从2016财年的146.29亿人民币攀升至2019财年的285.85亿,净利润从2016财年的28.06亿人民币上升至2019财年的33.22亿。

复星医药之于复星国际的重要性无须多言,资产价值为各公司之首,从人才升迁的路径上不难看出,复星医药,是复星管理层培养帅才的一个重要成长平台,郭广昌、汪群斌先后担任过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在这个岗位上耕耘了10年后,到复星国际担起更重的担子。陈启宇此次辞任复星医药董事长后,也将作为复星国际联席CEO,更聚焦于复星国际层面的业务经营与管理,与另一位联席CEO徐晓亮一同全面对口主抓集团职能条线工作和产业板块经营管理,互为AB角,互相补位。同时,陈启宇依旧会继续关心与支持复星医药未来的发展,并履行复星医药董事会成员的职责。。

培养高管,复星对“视野”这一特质颇为看重,郭广昌、汪群斌和吴以芳都曾担任销售的工作,吴以芳在万邦医药分管销售时,陈启宇曾告诉他,要注意角色转变,要从解决问题转向发现机遇,此番管理层调整,与二人具有全盘思维和国际视野的特质密不可分。

复星重视人才,郭广昌公开谈论人才的次数可能比谈论投资都要多,“人是复星最重要的资产”这句话他说过很多次,汪群斌也曾说过:“创造价值的核心是文化和人。”

组织能力是核心能力

复星实行全球合伙人制度后,许多高管逐渐被公众所认识,豫园股份总裁黄震、复星旅文董事长兼CEO钱建农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复星强调国际化,全球合伙人中目前有9位来自海外,来自英国、美国、法国、葡萄牙、印度、日本、德国等地的海外精英,都秉承同样的价值观,利用自身在所擅长领域的经验,助力复星在各个方面追求极致。郭广昌曾对外表示,复星所用的人才一定是全球化的,我们不会对来自任何国家、任何肤色、任何语言的人有偏见。

知人善用,是帅才必不可少的品质,合适的人出现在合适位置,是难题,也是企业前行中必须度过的关隘。

2020年年初,复星宣布启动高管轮岗计划,更多深耕产业、“听得见炮火”的人进入了核心管理层,高管从不同角度对公司加强认知,加深对所从事行业的理解,按照郭广昌在投资者电话会上的说法,“复星希望打造一支良将如云、帅才辈出的队伍”。除此之外,2019年下半年启动的“271”竞合机制,也引得汪群斌亲自关心,并督促各团队加速落地,“20%加大奖励,70%加快培养,10%加速优化”,一年两次竞合排名,复星希望整个全球团队就像狼队俱乐部一样,从英冠到英超,从不列颠岛到欧陆,不断提升能力,不断扩大战场。

用语言概况复星的人才策略,就像翻开了一部词典,复星不断写下新词条。公司希望员工拥有“主人翁意识”,主动创造、主动耕耘的工作态度,比起打工仔,更像是“企业家”所拥有的特质,复星对这样的同事颇为赞赏。另外,郭广昌多次说要复星人做“对的事、难的事、需要时间积累的事”,无论是复宏汉霖、金徽酒、豫园还是三亚·亚特兰蒂斯,如果熬不过冬天,恐怕很难体会到春风拂面,不客气地说,复星每一款成功产品的背后,都蕴藏着不止一则精彩故事。

复星人才的横纵向流动,正不断加速,每一次变动都不会是终点,复星这艘大船通过不同舵手的操纵,保持着可观的加速度。核心管理层加入新鲜血液,像是远洋中稍微调了一下帆,船头的瞭望员正把目光瞄向远方,期待这一次调整,会让这艘大船兜住更多的风,快一些,再快一些。

2020年,复星强调了“聚焦”,产业布局、全球布局已颇具规模,汪群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未来,复星更多是围绕家庭客户“健康、快乐、富足”的需求,聚焦产品线的创新,强调产业运营的深度落地,提升客户体验。

在坚持全球化的同时,复星要求旗下每一个产业都要聚焦C2M,实现自我闭环,对于投后管理而言,深度参与项目运营是复星“出手”后的大招,这需要深耕也需要耐心。而管理层对于公司组织建设的重视程度,在2020年似乎被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以陈启宇、姚方为代表的全球合伙人,将有更大的舞台供其施展,复星国际未来的发展道路,在组织强有力的保障下,将走的更坚实。